Vous êtes sur la page 1sur 2

国际时事评析

Passage au crible
以跨国主义分析全球情势

N°3 · version chinoise-2009 · www.chaos-international.org

安全是否为一项商品?
国际和平行动组织峰会,华盛顿,2009/10/25-27
国际和平行动组织峰会,华盛顿,
Jean-Jacques Roche
翻译 陳宗胤

10 月 25 到 27 日,国际和平行动组织(IPOA, International Peace Operation Association)在华盛顿


举办了一年一度的集会,聚集了超过四百个参与者,共同讨论私人机构对于阿富汗地区稳定的行
动。在此同时,也对于目前已结合 72 个私人军事机构(SMP, Sociétés Militaires Privées)的团体形象进
行宣传,并强调其对于大西洋联盟在阿富汗所采取的措施的涉入。

历史回顾
国际和平行动组织成立于 2001 年,在 2003 年声名大噪,主要是因为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
(Kofi Annan)曾表示若西方强国不介入刚果事件的话,将寻求该组织的协助。自此,在伊拉克及阿富
汗的战争,都成为此组织扩张的有利事件,在 2008 年美国国会的结算中,美国在 2003 到 2007 年
这段期间内,仅仅对伊拉克军事行动的私人领域上便投注了 890 亿美元(其中 220 亿为后勤部份,6
到 10 亿为维安部份)。Blackwater 公司(今日已成为 XE 公司)在 2003 到 2007 年间收入了 8 亿 3200
万,负责美国外交人员的安全。这项投资大体上来说是相当划算的,因为自战事开始以来,只有一
位外交官遭到谋杀。从拥有 25 到三万人数不等的各只武装部队驻扎在阿富汗来看,私人军事机构
目前在该地区内所拥有的军事员额占第二位。但这项布什政府的决策有可能遭到新政府的质疑,因
为对于这些私人企业来说,欧巴马想要加速撤离美国军力,以及增加一万人兵力以加强对抗阿富汗
塔利班政权的愿望,都代表着一种警讯。显然的,在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心中,并不考虑由私
人领域提供安全这个选项。2009 年六月至九月间,撤离伊拉克及需要增兵阿富汗,都反映在由国防
部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武装民兵数量(在伊拉克 13,232 人,在阿富汗 5,198 人,2009 年 6 月 30 日由美
国提供的数据)。总括来说,私人军事机构已由阿富汗撤出了 24,500 名武装军队。然而,这个趋势
仍然是难以扭转的。
对于批评者来说,美国这个增加大量兵力的倾向并未被其盟友所认可,法国更是首当其冲。近
来,由于法国国防部已经与海军事务建构企业(DCNS, Direction des Constructions Navales et Services)
的科学家达成军事性质的协议,而该协议使 Dassault 与 Thalès 的人员自 2009 年 6 月以来获得了利
益,使得对海外用兵的共识备受质疑。如此慷慨的政策将对法国造成负担,但采取这些政策的理由
十分简单,就是为了使这些人被认为是由政府所派遣出去参与战事而负责硬件维护的,如同 2002
年 5 月在喀拉蚩一样。2003 年 4 月 11 日禁止佣兵行为的法律,并未明文规定法国军队不可寻求私

安全是否为一项商品? 第1 页
2009/11/02
人军事机构的协助,但在去年秋天已做了延伸的解释。就公私伙伴的观点来看,军事企业科学家的
全新身份,有利于改善其先前为军人的印象,并提供所属公司一个企业的形象,使其能够与英美的
相同类型企业进行竞争。如同 Philippe Chapleau 在 2009 年 10 月 17-18 的 Ouest-France 中所提的,
从今以后我们可以思考一个可能性,就是在海上安全领域中成立一个特别机构,以参加对抗索马利
海盗的行动。

理论框架
如果安全不是一个公共物品,也并非完全是一项私人商品,那经济学家所提出的中间产品概念
是否可以用来定义它呢?就理论上来说,这个讨论将有助于厘清针对国家是否衰退的辩论。奇怪的
是,对于国家不承担责任的后果分析,做的最多的是现实主义学派。对于这个以国家为中心的学派
来说,政府代表出现在安全事务中,并不会损害国家对决策的垄断,并且新的公权力必须重新建构
其对于私人行为者的裁判权,即使是这些行为者的解放,也是置于公权力的控管之下。另一方面,
对于自由学派来说,他们有时对于国家在安全事务中拒绝垄断权力,也是难以认可的。如此一来,
对一个跨国主义学者来说,如 Susan Strange 的 Retrait de l’État,在其分析中对于安全问题只字未
提,也不太令人惊讶了。

案例分析
在今日国家已被认为不是全能且宽厚的时候,正是对于安全的私有化进行分析的良好时
机。但是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决策常常是秘密进行的。国际和平行动组织的活动也许将可以避
免这些不良的因素。安全事务的外部化可以直到何处?如何使安全的私有化跟军队的现代化齐
头并行?从何时开始,公权力使用武力的合法性遭到了质疑?安全究竟是公共物品还是私人商
品?这些问题都直接接触到社会契约的最核心,所以需要一个公开的辩论。坚持认为国家是武
力的唯一合法使用者,以及认为国家自己造成其唯一权力的瓜分,两种论点都同样值得怀疑
的。
这个新的安全市场,最主要的特征就是由私人提供,以满足公共权力的需求。当军事学校
是由私人企业经营时,法国是否明确的承担了其责任?而且,当公共力量不可用来执行司法决
策,以维护混乱时期的社会秩序时,国家不会率先的否定安全是共有财的概念吗?如果少数人
的安全无法被保护,以至于影响到多数人时,那安全就不再是一个公共物品,反而成为了一项
私人商品了。

参考資料
Chapleau Philippe, Sociétés militaires privées, Paris, Édition du Rocher, 2005.
Roche Jean-Jacques (Éd), Insécurité publique, sécurité privée? Essais sur les nouveaux mercenaires, Paris, Economica,
2005.
Roche Jean-Jacques, Contractors, mode d’emploi, http://www.cedoc.defense.gov.fr/Contractors-mode-d-emploi-
par-Jean
Scahill Jérémy, Baker Chloé, Blackwater - L’ascension de l’armée privée la plus puissante du monde, Acte Sud, 2008.
其它相关知识请参考 http://www.privatemilitary.org

安全是否为一项商品? 第2页
2009/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