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us êtes sur la page 1sur 4

3/11/2018 姜克实:战后日本知识人的亚洲主义辨析_爱思想

姜克实:战后日本知识人的亚洲主义辨析
选择字号:大 中 小   本文共阅读 322 次 更新时间:2015­11­06 20:32:06
进入专题: 亚洲主义   日本政治  
●  姜克实  
      

      原标题:战后日本知识人的“手淫” ――亚洲主义辨析
     
 
笔者在《人间的善意与国家的贪欲―― 对“国民”的警言》一文中,曾指出同为一个亚洲观,却具有“邻人的善
     
意”与“国家之贪欲”的两种视角。通过各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两者被巧妙地混同为一体。“人间性告诉你对邻人要
爱,要和平,要友善;而国民性却警告你要记住仇恨,教你为国益,为领土捐躯。善诚的民间人,总是用人间的友
情、绵延的文化,经济的交流来弥补,缓解被政治破坏的国家关系;而贪欲的国家,也愿意利用民间的努力来掩盖
自己的伪善,却绝不容许其超越,或有损于国家的政治目的。两者互相矛盾,互相利用又同居于一体的现象,是现
在亚洲各国之间民众感情对立的特征”。
     
 
以上国家的贪欲和邻人善意的混同,国民性和人间性交错,倒置的现象,不仅出现在培养“国民”的教育、思想
     

教化中,也出现在各种政治思想、国际关系的理论里。日本近代史上出现的“亚洲主义”和现今仍人气不绝的各种国
家共同体幻想即可称为一例。
     
 
鼓吹亚洲国家间的“连带”,是此种主张的特征。可是“连带”到底含义如何?是在表示邻人的善意,还是出于国
     

家的贪欲?是出于自然的人间性,相互间文化的需求,还是出于国家政治的目的?这点并不明晰。实际上,亚洲主
义中连带是一个巧妙的,策略上的用语,有意或无意中混同着人间的善意和国家贪欲的两者关系。若分析一下其内
容,可以发现连带的两种含义:一为可以越境的亚洲国家间的文化、历史、经济、人间感情面的要素;一为不可越
境的领土、权益、政治利害面的对立。前者表现为自然的邻人的善意,后者则表现为人为的,国家的贪欲。从历史
经验上看,亚洲主义连带的鼓吹者往往是从前者起步,以同文,同种,同命运的理论为借口,力图达到或掩盖后者
谋求国益,称霸亚洲的政治目的。
     
 
从冠冕堂皇的兴亚论(1880,兴亚会),支那保全论(1898,东亚同文会)出发到日韩合并,东亚协同体
     

(1938),大东亚共荣圈(1943)的侵略实践,就是战前的大亚洲主义的必然归趋。
     
 
在此还必须明确的是:在日本语的表现中,“连带”绝不同意于有横向平等关系的“团结”, 像借款时所使用的“连
     

带保证人”,承担风险时所使用的“连带责任者”的法律用语一样,是一个表示纵向的,上下主从,保护关系的特殊用
语。同时它也表现为一种以儒教道德为基准的,东方共同体内部,家族内部的秩序原理。下者对上者的忠孝、服
从、恭顺,上者对下者的保护、行善、施恩是此种关系的特征。笔者不否认此种连带理论中道德的作用,也承认其
能起到和睦家庭,协调社会的实际效应。但必须指出它只不过是一种家族内部的道德,共同体内部的秩序原理,绝
不可以滥用于今日世界的国际关系。
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537.html 1/4
3/11/2018 姜克实:战后日本知识人的亚洲主义辨析_爱思想

     
 
试问有关国家主权、领土、权益等利害的对立问题,岂能用儒教道德的“连带”方法加以解决?此时到底是谁应
     

对谁忠,谁又该对谁孝?谁去服从?谁来谦让?在此只可能有一个胜者的逻辑,那就是按照国家群体中的盟主,共
同体内的君主,家族内的父长之意志裁决,行事。在平等的国家关系体系中若导入此种君主,家父长式的地位,权
限,其结果必将引起各国间地位,权限的竞争。梦幻中的东亚共同体到底是以日本的“亚洲主义”为理论指导,还是
以中国的汉字文化圈,人民币经济圈,儒教思想为核心?是采用中国主导的10+3(ASEAN10国+中日韩)构想还是
顺从日本为盟主的10+5[1] 构想?在理论构建的初期阶段,早已萌发了出了这种隐藏着国家贪欲的盟主地位争夺。
     
 
基于以上的理论,笔者认为,在大国崛起的背景之下,试图以“儒教思想”, “中国模式”为普世价值,重建以自
     

己为中心的国际化秩序,实现所谓“中国梦”的努力、构想都是一种时代的错误。道德不可取代法律,更不能适用于
国际关系。现在的国际社会也不通用大国的逻辑。数年前流行一时的东亚共同体的热梦,仅仅为争夺蕞尔一东海小
屿,一朝间被两国政府摈弃于反故的现实,就象征着这种虚幻,脆弱的共同体之必然结局。
     
 
竹内好的亚洲主义
     
 
战后由思想家竹内好再提倡,并流行至今的亚洲主义,可称是一种进步的政治思想。这种思想出发于彻底的
     

战争反省,目的是建立一种使日本的政治脱离冷战中的西方阵营,摆脱日美同盟束缚的思想体系。竹内提倡的回归
东洋,既不是赞赏战前的侵略(大东亚解放战争),也不是像当时的多数“友好人士”那样,无条件地肯定毛泽东的
体制和中国的社会主义。竹内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经过彻底的战争反省后,使日本民众作为独立的人能挺起腰杆,
使日本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站起来,以迎接,并适应1960年代经济高度成长之下的时代潮流。大国人要有一种独立意
识。绝不能再低三下四地向美国讨饭。为此,其时代效应仅设定在思想界,决不同于战前的亚洲主义侵略实践和今
日的政治型东亚共同体设想。
     
 
虽然目根本不同,但在方法上也和战前的亚洲主义有同样倾向。即混同国家的贪欲和邻人善意,企图以人间
     

性的善意为思想手段,塑造出新的,亚洲国家连带的国际关系。为了复活被日本帝国主义玷污,被亚洲人诅咒的亚
洲主义的价值,竹内好在思想构建过程中细心筛选出几个稀少的事例,企图从可以越境的艺术面的可能(艺术理论
家冈仓天心的亚洲一体论)、人情面的事例(大陆浪人宫崎滔天对中国革命的忠诚),和乌托邦式理想(樽井藤吉
的日韩平等合邦论)为出发点,来寻找“平等”连带思想的新价值。
     
 
为了摆脱战前在亚洲积累的负面遗产的重压,和作为学西洋“优等生”的疏远感,逾越那永远“超克”不了的近代
     

难题(回归亚洲的理论),竹内在解释连带这一用语时,采取了抽象化,暧昧化的思想手法,混淆了政治目的与手
段的关系,从被混同的国家贪欲与邻人善意双重像中,抽象出一种被称为 “心情”、“倾向”、“气氛” 的普遍价值。试
图使其升华为亚洲主义的理想,成为左派与右派,革命与反革命,侵略国与被侵略国都能接受的亚洲人共同的思想
原理。竹内也许懂得,若不采用此手法,含有侵略性一面的连带永远不可能成为亚洲人共同的思想遗产。
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537.html 2/4
3/11/2018 姜克实:战后日本知识人的亚洲主义辨析_爱思想

     
 
竹内好的贤明之处,在于明白自己的思想作为(亚洲主义)的价值所在。仅仅是为了从战败带来的两个思想上的
     

丧失感――即战争反省带来的自我否定,和日美同盟带来的东方民族性的丧失――中使日本人得到解脱,建立起能
摆脱冷战,并拥有自己民族性的独立思想。并没有任何将亚洲主义再度复活于政治,并用其重新解释历史的意图。
所以竹内在亚洲主义的思想构建中,仅仅将其限定在一种“心情”、“气氛”、“思想倾向”的阶段,使其停留在一个各
种价值观都可认同的、模糊的、空气似的“理想像”的世界里。他明确指出,自己所主张的“亚洲主义”不能独立存
在,只是一种附属于各类思想中的共同倾向,即没有统一的政治目标,也没有独自的系谱和历史[2]。
     
 
可以说,正是竹内的这种暧昧,模棱两可的手法,给奄奄一息的亚洲主义注入了强心剂,有了一个苏醒的机
     

会。可是现在多数自称竹内思想的继承者们,却不满于竹内的暧昧。他们和竹内一样,从邻人的善意出发,数十年
间在可以越境的历史、文化、艺术、语言、制度、人情面的圈子里进行了大量的“实证”研究,精心地筛选,挖掘出
更多的连带事例。之后,又自满于这个“事实”的存在,藉此为论据越过了竹内设定的停止线,开始赋予亚洲主义一
个明确的政治方向。即用其来重新解释近代亚洲国家间“连带”的历史,并力图将这种历史上未完成的“理想”复活于
一种新的政治目标,即建立“东亚共同体。 从无形的心情,思想倾向到有形的政治目的,这就是竹内以后的日本亚
洲主义的特征。
     
 
笔者不否定今日的亚洲主义主张者们的善意,也承认它有作为对抗安倍政权日美同盟的,进步的一个侧面。
     

只是希望他们在美化亚洲主义时,能超越国境,在亚洲人的立场上看一下,周围是否有人能理解,赞同这个名冠为
亚洲,实际质上是日本人的主义。同时也希望他们能从国家的贪欲与邻人的善意的原理上,重新思考一下研究方法
的缺陷。想一想人间的善意,是否能代替或解释国家的贪欲。
     
 
亚洲主义和现在流行的共同体构想一样,仅仅是一种思想的作为。其动机始出于一种扩大化的民族主义,国
     

家主义。并不是什么普遍的和平原理。究其本质,类同于历史上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是一种结盟制霸的斗争策
略。结己排他,修城筑寨,岂是天下太平的象征?岂是当今“世界化”的趋势?从历史经验上看,其最终的结果也不
外乎曾经引起了二战的,制霸势力的团块化现象。即国的服从,盟主、大国的独善。
     
 
把理想拟为现实,把手段称为目的,用邻人的善意混同国家的贪欲,可以说是亚洲主义和各种以儒教道德为
     

原理的,东方式政治共同体的思想病灶。不能越境的思想,不会有国际价值。当然不可能成为亚洲全体的“主义”。
像战前侵略的大亚细亚主义一样,今日的亚洲主义,也仅仅不过是源于日本,又局限于日本的,日本人专属的思想
武器。是战后的知识人痛定之后,对战前的不良所为进行良心面自我解脱、思想上自我安慰、理论面自我辩解的,
一种傲慢的思想工具。
     
 
之外在拉进新西兰,澳大利亚两国。是2002年,小泉純一郎元首相在新加坡会议上提出的“東アジ
     [1] 10+3

ア?コミュニティ構想”。目的是牵制中国的主导权。
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537.html 3/4
3/11/2018 姜克实:战后日本知识人的亚洲主义辨析_爱思想

     [2]  竹内好「アジア主義の展望」、『アジア主義』筑摩書房、1963年、13­14頁。

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537.html 4/4